郑州物流运输价格交流组

在西藏修条公路已然如此艰难,为什么还是要坚持修青藏铁路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头枕昆仑肩/脚踏怒江头/零下三十度/夜宿陶儿久/上盖冰雪被/下铺冻土层/熊罴(pi)是邻居/仰面看星斗”。

这是青藏公路之父慕生忠将军在异常艰苦的筑路工地上写下的小诗。1954年,“青藏公路之父”慕生忠将军带着一千多人的队伍,在每天吃炒面、喝雪水,以自己种的一点小萝卜当“营养品”,晚上到骆驼身子底下取暖的情况下,以大约每公里牺牲一位战士的代价,修成了以格尔木为起点的简易公路。

拉萨街头矗立着一块高大的英雄纪念碑,它就是拉萨公路通车纪念碑。为修筑青藏公路、川藏公路,3000多名建设者因高原病献出了宝贵生命。普通人在高原上多少都会有些不适,更何况还要一天到晚重体力劳动!

在西藏修条公路已然如此艰难,更何况修铁路呢?

当时西方权威专家曾放言:有昆仑山脉在就修不了青藏铁路,有永久冻土层在火车就到不了拉萨。

20世纪五十年代,新中国曾经动手修建了西宁到格尔木的铁路,但是由于施工难度之大,技术条件的限制,被迫停止。青藏铁路第一期西宁至格尔木段仅814公里,这段并不长的铁路停停建建,直到1984年才交付使用,历时将近30年。

青藏铁路建设面临着多年冻土、高寒缺氧、生态脆弱“三大难题”的严峻挑战,工程艰巨,要求较高,难度相当大。多年冻土, 意味着这些土在夏天会随着气温升高而融沉,冬天会随着气温的寒冷而冻胀,处理不好,路基有可能会坍塌。

高寒缺氧,环境恶劣意味着在这里施工的工人一边要重体力劳动一边还要抵抗高原反应。恶劣的环境,资源短缺,含氧量低,都给施工带来了巨大的不便。

你可知道青藏高原地面上一层几厘米的青草是几千万年来的遗存,一旦破坏就无法再复原?你可曾想到养育中国的长江黄河两大水系都是从青藏高原发源,一旦被污染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一条有着数条世界纪录的血泪之路!

青藏铁路由青海省西宁市至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全长1956公里。其中,西宁至格尔木段长814公里,1979年建成铺通,1984年投入运营。格尔木至拉萨段,全长1142公里,其中新建线路1110千米,于2001年6月29日正式开工,2006年7月1日投入运营。途经纳赤台、五道梁、沱沱河、雁石坪,翻越唐古拉山,再经西藏自治区安多、那曲、当雄、羊八井到拉萨。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路段960千米,多年冻土地段550千米,翻越唐古拉山的铁路最高点海拔5072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在冻土上路程最长、克服了众多世界级困难的高原铁路。

建设这条铁路中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关于当时的条件之艰苦,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铁道兵司令员吴克华要到昆仑山下的某部十一连检查工作。临行前,师长朱章明亲自打电话给那个连的连长,叮嘱他司令员年龄大了,身体不好,中午多弄几个菜。没想到,中午饭除了干菜还是干菜。师长大怒,拍了桌子:“这不是给铁七师丢人吗?”

连长的眼泪下来了:“师长,我们半个月没有吃上菜了,司令员来,全连人非常高兴,把库存的干菜全部拿了出来。”

师长哭了。

司令员也哭了。他向全连战士鞠了一躬:“责任在我,我把你们派到昆仑山上,而后勤服务没有跟上,我向同志们检讨。”

全连哭声一片……

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她爸爸参与了青藏铁路二期工程。结果在一次炸山的时候脚踝处大动脉被炸开,流血而死。

这是身边的故事,听来让人潸然泪下。有多少人为这条路献上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有多少个家庭因此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有多少科学家为了这条路,把自己的似水年华献给了高原的荒凉之境!

青藏铁路的建设那么难,为什么还是要坚持修?

青藏高原面积120多万平方千米的西藏,占青藏高原的2/3,占全国总面积的1/8。没有铁路,西藏的同胞便无法与外界互通有无。没有铁路,经济发展不起来,文化闭塞。没有铁路,里面的人走不出来,外面的人走不进去。

美丽而富饶的青藏高原,由于冰峰雪山、高山大川、荒原大漠的阻隔以及高寒缺氧,千百年来,交通落后,道路不通,物流不畅,长期是自给自足的庄园经济。

千百年来,为开发西藏,为了物流人流畅通,西藏人民以其特有的毅力,在高原上不屈地开拓着,260万藏族同胞渴望着高山峡谷架“金桥”。

每每坐火车到拉萨,都会见到很多小伙伴下车拍青藏铁路。令人欣慰的是,如果那些铁路工人知道他们的劳动成果让西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为此而牺牲的英灵们在天之灵是不是可以瞑目了。

谨以此向那些为青藏铁路青藏公路做出贡献的英雄们致敬!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