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物流运输价格交流组

清代黑龙江流域的民歌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清代黑龙江流域是多民族聚居地,土著的满、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人和驻防的八旗官兵这里创造了厚重地域文化,尤其是一些口授相传的歌谣更是反映了当时的历史事件和地域风俗,这些资料成了正史的有益补充,为我们全面探寻、研究黑龙江流域先民文明提供了鲜活的素材。

 


十七世纪中叶,沙俄入侵黑龙江流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清朝政府忙于内政,无暇顾及东北边务,有不少歌谣反映当时沙俄侵略、边务吃紧的状况,《往南传》记载:

 

往南传,往南传,红毛罗刹闯进边。

又抢油,又抢盐,又抢奥母(大姨)黄米团。

貂皮狐袄都拿去,还偷玛发一绺烟。

 


有一首《快关门》也写到:

 

快关门、快关门,罗刹来了就吃人。

十八大刀十八把剑,十八把火枪闹天昏。

十八把小刀满街寻,十八把大刀专杀人。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为抗击沙俄侵略,由吉林界至瑷珲一千三百四十里设置了十九个驿站,驿站的站人专门传递火急军情,必须星夜疾驰,人马都不换,日行八百里,最后马累死了,骑者只好连滚带爬地将信件送到京城皇上那里。后来站上人就把驿站加急传递情报叫做“八百里滚蛋”。当时有一首歌谣《公差哥儿跑得欢》反映了当时站人报送紧急边务的情形。

 

老爷庙前是驿站,黑马白马都备鞍。

狠打马、紧扬鞭,公差哥儿跑得欢。

过大岭、翻高山,换人换马不换鞍。

跑得小马张巴掌儿,跑得大马两腿弯。

大马跑死三千六,小马跑死六千三

不送银子不送钱,直把军情来回传。

 


在抗击沙俄入侵时,清军还在瑷珲、墨尔根(嫩江县)和卜奎(齐齐哈尔市)设置了三个水师营,有战船和运粮船,为雅克萨之战的胜利和边防的巩固做出了积极贡献。有一首水师营当差的小伙子向意中人唱到:

 

一马三枪多么伶俐,水师营里有名气。

我求妹妹绣个荷包,不知你愿意不愿意?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奉命率驻防八旗兵反击沙俄,英勇的清军在当地各民族支持配合下,取得了雅克萨保卫战的胜利。《兵丁就象高梁楂》这首民歌正是反映了作战时八旗兵开赴战场的场面,民歌的结尾以“喝得各个找不着家”结束,生动地反映出了战斗胜利后,八旗将士开怀畅饮的粗犷性格和喜悦心情。

 

康熙爷发兵打罗刹, 派了三百夸兰达(队长)。

背长弓,骑大马,大酒葫芦腰上挂。

马队排了三百米, 兵丁就象高梁楂。

缕缕行行奔战场, 罗刹一看害了怕。

小毛子拽着戈必旦(俄国军官),大腿抽筋小腿麻。

滚的滚,爬的爬,嘀哩咕噜滚回家,

老毛子,赶跑了,打开酒葫芦笑哈哈。

哈拉气酒,管够喝,喝得各个找不找家。

 


另外还有一首《接爱根》,描写清兵英勇打败罗刹,妻子喜迎丈夫凯旋而归时所唱的歌曲。爱根,满语丈夫意思,这里指未婚夫。

 

八角鼓,响叮当,八面大旗插四方。

大旗下,兵成行,我的爱根在正黄。

黄盔黄甲黄战袍,黄鞍黄马黄铃铛。

发兵马,打胜仗,打败罗刹回家乡。

过村头,进村庄,战马栓在大门旁。

拍拍土,整整装,大步流星进正房。

打个千儿把头仰,嘴里甜的象蜜糖。

管我阿玛叫阿玛,管我额娘叫额娘。

该去接,该去迎,就怕出了透风墙。

他说好,她说歹,小曲好唱口难张。

没处躲来没处藏,只好窗外乘阴凉。

脸又烧,心又蹦,又害羞来又高兴。

又想看,又想听,隔着窗户听不清。

用舌头,舔窗棂,一舔舔个大窟窿,

透了雨,漏了风,你说丢腾不丢腾。

 



抗击沙俄入侵,保卫家园成了东北地区人民的意愿,就连哺乳的妇女也唱起了保家卫国的歌谣,这首《摇篮曲》是广为流传:

 

悠悠喳,巴卜喳,黄鼠狼可别下个豆鼠喳。

昂帮济,你哭啥?你的银子下来啦。

领银喳,上档喳,上了档子吊膀子。

吊膀子,拉硬弓。要拉硬弓得长大,

快睡呀,好长大,长大把弓拉响呀!

拉响弓,骑大马,前敌去找你阿玛。

阿玛出兵发马啦,出兵发马打罗刹。

大花翎子亮顶喳,功劳分给你爷俩。

 


另外当时还有一些朗朗上口的儿歌,在东北地区广为流传。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哭, 过了腊八就杀猪。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 到了三十就是年。

阿玛领回银子饷, 给你缝件皮大氅。

皮大氅暖又轻, 长大穿它去当兵。

去当兵,为个啥? 架起火炮打罗刹。

 

清政府与俄罗斯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后,达斡尔、鄂温克族迁徒到黑龙江以南的大兴安岭、嫩江流域各支流地区。清政府将鄂温克、达斡尔、鄂伦春族骁勇善战的三千余兵丁,编为索伦部八旗,成为防御沙俄入侵,驻守呼伦贝尔地区戍边的主要军事力量。

《索伦驻防呼伦贝尔》这首民歌,至今在呼伦贝尔草原上流传。

 

雍正十年五月中,索伦骁勇天下闻。

兵丁三千人马壮,移驻北疆守国门。

戍边驻屯防沙俄,守边御敌巡卡伦。

索伦八旗举旗旌,罗刹对岸不敢侵。

索伦将士对敌恨,爱国壮举皇谕赞。

保家卫国立功勋,光辉业绩世代颂。

 


还有一首《八角鼓咚咚咚》也是赞美未婚夫“爱根”戍守边疆的,从奔正西看应该是驻防呼伦贝尔地带。

 

八角鼓,咚咚咚,我的爱根去出征。

八面旗,彩色新,我的爱根粗骨轮敦。

粗骨轮敦有力气,骑上上大马奔正西。

奔正西,打罗刹,打败罗刹块回家。

快回家,好团圆,恩恩爱爱过百年。

 


咸丰十年(1860年)初,乌苏里江口和松花江口之间的黑龙江江左彪尔郭地方。赫哲人扎拉外出未归。突然来了一个俄国人入室调戏拉扎的眷属。扎拉的妻子奋起反抗,俄人顺手抄起一铁器殴打,扎拉妻操起一把斧子反击,俄国人赶忙逃走。俄人随即带一帮人赶来,将扎拉妻妾绑到雪地里,继续迫胁,扎拉妻始终不从。俄国人焚烧了扎拉的房屋,忿忿而去。吉林将军将此事告诉了通晓赫哲语的满族地方官吏海锤,海锤将其著为《赫哲烈妇歌序》,以颂扬赫哲烈女的气节,全文如下:

 

赫哲女子颜如花,夫出从猎妻守家。

突来碧眼黄须虏,闯马入室难要遮。

妄思鸠占饵以利,继乃威逼戈矛加。

由来女子抱贞性,此身可碎心无他。

夫归方欲议迁避,狼声率类门前哗。

彼众我寡势不敌,编菅焚尽蜗卢蜗。

可怜束缚置雪地,风刀猎猎翻银沙。

二女同居并同志,至死不屈宁嗟呀。

安良自古重除暴,似此节烈堪旌嘉。

遐方女子知大义,何况文物推中华。

吁嗟乎!貌如桃李心冰雪,肯将皎玉遭污瑕?

 


时间到了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沙俄趁清政府内忧外患、边政空虚之际,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江东六十四屯血案,沙俄以镇压义和团、保护中东铁路为名,派遣大批军队入侵东北,屠杀中国居民,把成千上万的中国人驱赶到黑龙江里活活淹死。继而攻占黑河,火烧瑷珲,血染龙江,尸横遍野。那以后,黑河等地后就流传了凄凉不可听的《失瑷珲》、《小寡妇哭五更》和《庚子俄难十二声》等民歌。



《失瑷珲》唱到:

 

庚子年上中,俄兵来攻城。

日落黑了天,城里赛火龙。

道上搬家车马跑的真凶,无车马跑不动才把孩子仍。

 

《小寡妇哭五更》也叫《推黑河》或《推大江》:

 

一更里,小寡妇,两泪汪汪,想丈夫,在黑河,他把命丧,骂一声外国鬼,丧尽了天良,大不该,将奴夫,推到了大江!二更里,小寡妇,两泪淋淋,我丈夫,再不能,转回家门,家中里呀,撇下了,年迈的娘亲,可怜她呀,只哭得,泪水难进那!三更里,小寡妇,闷坐窗前,怀抱着,苦命儿,眼泪不干,最可叹那,你父子,就未曾见面,总然是啊,长成人哪,也难报冤。四更里,小寡妇,想起了当年,你在外,捎钱钱,孝敬堂前,家中事呀,过日子,不受困难呀!三二载呀,转回家,夫妻团圆哪!五更里,小寡妇,一夜未眠,只恨那,外国鬼,无理野蛮,他害我呀,中国人哪,也有几万哪,听说是,推大江,叫哭连天。

 


《庚子俄难十二声》则介绍“海兰泡惨案”的全过程,现录其前二声:

 

第一声:弹罢头一声,眼望望来在了庚子年上中。庚子年上里,天下动大兵,有俄国发大兵要上哈尔滨。京城来电报,不让毛子往下行。再表表那一日,十八只船他就往下行;再表表第二天来了三只船,恒统领那一见两眼气飞红,装火药填石子咕咚就一声。大炮咕咚响,毛子吃一惊。喊口号发了排枪拉住毛子兵,大船放哨子,站在江当中。拿威呼下来两个毛子兵,拢到江一边,见罢恒统领,昨一日为何事又把路来横。统领开言到,昨一日十八只船为何往下行?”“第二声:弹罢第二声,崇统领带领的人马去到那城北,吹洋号,打洋鼓,扎下营,挖战壕。下卡子,等着毛子兵。黑河江北推人马足有五千兵,搁下来十八只船一万多人马,在江北老毛子,装石子,填火药,咕咚就一声。

 


在清末民初,生活在嫩江流域和黑龙江流域的达斡尔族祭祀鄂博时,慨叹世事变迁而咏唱歌谣,既叙事又抒情,其词委婉动听而又有淡淡的没落之感。

 

兴安大岭兮,吾之围猎场。

嫩江水流兮,吾之饮马处。

兄弟姑舅兮,充当兵差报国恩。

宜卧奇后屯兮,总管古城。

尼尔吉鄂博兮,祭典重地。

兄弟姑舅兮,春秋聚会赛武艺。

时届清明兮,领催来催促。

兄弟姑舅兮,起犂种地亩。

期节白露兮,佐领札文到。

兄弟姑舅兮,收成登院场。

湾岛匪人兮,扰我好民。

朝廷来令兮,挑选壮丁。

兄弟姑舅兮,奋勇为武趋扑灭。

苗疆叛乱兮,胡闹扬扬。

关内中原兮,罹受涂炭。

兄弟姑舅兮,策谋计略争勇号。

天命已改兮,民国成立。

兄弟姑舅兮,卸甲业务农。

时运转换兮,政教维新,

兄弟姑舅兮,弃弓就学校。

奴才仆人兮,君汗所赏赐。

辈辈隶役兮,迄已到如今。

兄弟姑舅兮,遵照上司令。

出放为民兮,永享平等福。

登台垂钓兮,得草根,坐舟展网兮,获鲤鱼。

兄弟姑舅兮, 嗜啖新味度天年。

穿作冰眼兮,下冬网,持备钩插兮,捕鱼尾,

兄弟姑舅兮赴市售货维生计。

 


 历史的云烟早已散去,从雅克萨之战、《尼布楚条约》到《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签订、江东六十四屯血案,在这片土地流传下来的歌谣无不真实地把这些重大事件反映了出来,这些民歌既让人对英雄的壮举崇敬和振奋,也让人对屈辱的史实悲愤和忧伤,但感觉更多的应是时刻保持警醒,时刻铭记“落后必然挨打,富强才能保国。”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