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物流运输价格交流组

宝成铁路建设中的前苏联专家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宝成铁路,是我国第一条电气化铁路,修建过程十分艰巨。从勘测、设计到施工,先后聘请几十位前苏联专家来指导工作,1958年6月以前返回前苏联。这些专家多次到施工现场帮助工作,有些同志常住在工地,参加选线,爆破,地质、水文、桥梁和路基施工组织等。他们以先进的技术,高度负责的工作热情,忘我的劳动精神,兄弟般的国际共产主义的友谊,给我国铁路建设事业的各项工作以极大的帮助。
1952年7月,原铁道部长滕代远偕同桥梁专家组组长奥尼什科夫一同检查工作。奥尼什科夫在苏德战争中,当过一个抢修桥梁工程局局长,有丰富的桥梁建设经验和知识;还有车站、枢纽专家祖布科夫,对铁道设计已有三十多年经验。他们亲自到工地调查研究,了解施工情况,没有一点架子。保证了建设顺利,也让 “一五”时期的铁路建设达到了一个崭新水平。


专家奥斯卡洛夫一次从略阳到阳平关,坐着木船顺嘉陵江逆水而上,看到第二工程局刚修好的板车便道发问:便道是根据什么计算修建的?运量计算了吗?为什么有的修在洪水位以上,有的修在洪水位以下?洪水期多久,便道使用期限多久?船运和车运的费用差价是多少?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在场人员哑口无声,一头雾水。停顿了一会,他严肃地批评:不注意调查研究是不行的,这就无法保证领导方针的正确,就会犯错误。
原铁道部首席顾问鲍古舍维奇,曾任西伯利亚铁路管理局局长,政治、业务都非常熟悉,精力旺盛。1955年春季,到宝成铁路南段检查工作,要求第二工程局执行增产节约方针,降低造价百分之十。但是,工程局负责人感到没有信心,还要讲价还价。他批评到:你们有盲目追求高标准的偏向,具体表现在从成都到绵阳段,就是在苏联十分寒冷的地区,也没有修建这么多巡道工交班房。后来该局实际完成降低造价百分之二十点一,给国家节省了大量资金。


苏联大爆破专家契契金指导中方大量使用炸药爆破方法施工,是这种方法的创始人。一次集中使用几百吨炸药,削掉几个山头,移动二十万、三十万吨土石方,或者一下就可改变一条河道的流向,可以填平一个山沟,不用打隧道、架高桥,一个大爆破可以节省二、三十万个工天。


当时汽车少,且油料供给困难。专家彼得洛夫看见汽车运送材料到达工地卸车后,都是整批的放空车返回。他建议:汽车返回时应用一辆拖一辆,这样可以节省一个车的油耗。运料时,每辆汽车应该加挂个拖斗车。结果,实行此法增加了七百多辆汽车的运量,节约油耗三分之一。
电务专家敏什科夫建议:在新建铁路沿线安装信号时,应兼顾铁路开通后的使用。方法是临时通信电线杆使用正式材质线杆,每一百米设一根,通车后只要在五十米处增加一根即可,为铁路建设“先通后备”原则奠定了基础。


隧道专家萨拉耶夫拉杰在隧道施工极多的情况下,起了非常卓越的作用。看到施工中常发生中线打偏,没有精细测量,缺乏严格的制度,甚至没有定好线就进行施工。向我们传授用三角网的测量技术,保证了施工的精准。又教会我们在遇到容易破碎松动的石层时,使用侧壁导坑的方法防止坍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废除了习惯使用的托梁,大量采用片石衬砌,节约了大量的材料。当他发现我国同志因没有经验,不敢对工程负责任时,他说:从已经完工的工程看,你们具有一定技术能力,是完全可以把工作干好的。加上苏联专家的帮助,今后可不能总用没有经验来做挡箭牌。


这些专家在修建宝成铁路时期与我国铁路工程技术人员互相帮助的一些事例,为铁路建设留下一笔宝贵财富。滕代远在《铁路工作回忆》中说:我在同他们一块工作时,向他们学习了一点半点知识,为了表示感谢之意,特在此把他们的名字抄录如下,以示纪念。(节选《宝成铁路建设:滕代远与苏联专家》,原作者滕久昕)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