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物流运输价格交流组

【铁路新闻】陈篆站 云朵上的小站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陈篆站 云朵上的小站

通讯员  金少军  刘珂妤

蔚蓝的天空下,一辆中巴蜿蜒前行,左边群山相拥,右边瓯江踏歌。此行的目的地是陈篆站。“篆”,一个好听且富有文化底蕴的字。

这个站名颇具学究气息的小站藏在括苍山脉的崇山峻岭中,一个山头削去一半,车站就建在了这渺无人烟的地方。从丽水出发,穿过层层叠叠的群山,沿着瓯江一路向前,40分钟后,我们到达了渡口,摆渡上岸,再步行4华里,来到了车站门口。所谓车站门口,其实叫山门更合适,因为去车站,还得爬段长长的陡峭山坡才能到达。

▲群山环抱中的陈篆站

山脚下,站长已等候多时,带我们爬上山顶,我们终于置身于称为“云朵上的小站”。

几股道、一排站房,小站简单到没有站牌和站名标志,正因此,许多人甚至是铁路职工,不知道金温铁路上还有一座不办理任何客运业务的高铁会让站——陈篆站。

▲动车驶过陈篆站

因深藏大山深处,陈篆站不仅交通极为不便,还是手机信号的盲区。

▲职工上班必须要渡过瓯江

“小站虽小,却是浙江中部通向沿海地区的咽喉要道。”陈篆站站长介绍。坚守陈篆站的4名职工分别来自衢州、绍兴和金华地区,他们需辗转公交、高铁、轮渡等多个交通工具才能到达目的地。由于路上花费时间太长,车站决定每三天交接一次班。

▲车站值班员在行车室值班

整个车站除了站长,在岗上班的也就行车室一个值班员。这位值班员师傅告诉我们,白天的作业相对平稳,可到了夜间施工多起来,作业就紧张忙碌,特别是在台风季节,往往需要处理一些突发事件,这个时候,整个心都会提到嗓子眼上。

▲站长室也是职工就餐室

几平方米的站长室既作办公、会议之用,又是职工们的餐厅。进得门去,映入眼帘的是小圆桌上的几盘午餐剩菜,碗底的菜早已失去了起锅时的热度,汤也没有了热气,要不是外面用网纱罩着,真不敢相信这竟然是晚膳之用。站长告诉我们,这些食材都是职工三天前从家里带来的,得省着用。有时,山间野猴还“趁火打劫”,某晚,几只野猴钻进厨房的门,把肉吃个精光,害得两名当班职工连吃了三天蔬菜。

在陈篆站,水是最缺乏的资源,职工自打的深井水,各项指标不合格,煮出的“绿米饭”令人望而生畏,职工只好从山下运水,也因此,大家都是惜水如油。

周边没有村庄,没有市场,也没有其他铁路工区,一切只能靠自己,照明坏了自修,垃圾搬运自理。然而,寂寞才是最大的挑战,昼夜漫漫,人声寂寥,环绕耳际的只有深山野猫和野猴的啼叫。师傅说:“有时候真想对着大山吼叫几声,消消没人说话的苦闷;有时候真希望能有一趟高铁在小站停停,哪怕看看旅客的面孔也好。可是,不能啊。”

“生活靠自己去改变,过去吃菜从家里带,现在我们自己动手,撬开大石头,从山坳里背来泥土,建起菜园子,相信今年春天就可以吃上自己种的菜啦。”站长指着一片小菜园说。

▲职工在整理菜园

站长告诉我们,开站以来,还没有一趟高铁在陈篆站停留,但陈篆站是山区复杂线路上一座不可或缺的“护卫站”。坚守在这里虽然很苦,承受着很多人无法想象的寂寞,可守护的是高铁的安全,在这里工作的经历,将是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

本文摄影(葛跃进  金少军)



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上海铁道报

文字编辑 / 王永胜

审      核 /  许希祥


微信编辑 / 赵小辉   殷    超

审     核 / 张    帆


监     制 / 徐    琳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