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物流运输价格交流组

蒋建雄:铁路宿营车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你知道铁路大修队的工棚、宿营车吗,你住过他们的工棚、宿营车吗?本人向你讲述其中的故事,奉上鲜见的影像,披露线路大修工人的生活状况。


       铁路系统的线路大修单位,负责对铁路线路定期进行大中修等工作,长期流动在铁路沿线和车站。我1970年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就到柳州铁路局鹿寨线路大修队的来宾站站场扩建工地报到,宿舍是竹蓆油毛毡工棚。每人把从轨汽上扛木板铺在床架上,形成人挨人的大通铺,开始了工地生活。工棚冬冷夏热,与露天没有什么差别,记得盛夏的中午时分,躺在床上眼望着棚顶,可以看到油毛毡被太阳灼烤得不断鼓起一个个气泡。最为难忘的是我因为开发电机,住在一间离分队工棚区几百米外单独的发电机机房里,也是同样的工棚。夏日的一天半夜,突然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一阵狂风把油毛毡顶棚掀飞,大雨倾盆无处躲避,我只能想办法盖住发动机的开关箱和电机,床铺和行李都遭了殃,天亮后队部见状才派人帮助整修。1972年我调到六甲第三线路大修段工作,到工地也是住竹蓆油毛毡工棚,施工多在黔桂线,地处云贵高原,冬天天气寒冷,工棚里不烤火就受不了。1973年,我担任柳铁工程总队团委书记,经常下现场,都是住在工地工棚里,虽然条件很差,却随遇而安,认为我们工程和大修部门工作性质就这样,只能住工棚,从来没有想过有宿营车这样的好事。

           

        1974年,我到在建的焦柳线八斗工地出差,第一次体验了简易的宿营车。当时已经铺轨的八斗站场摆满了一列列仍然运用的盖车,当作施工队伍的宿营车使用。我住进了工程队的铁皮盖车的招待所,车内靠一座铁炉取暖,大家睡在地板上,吃饭到专门的厨房车购买,比住工棚好的多了。流动施工队使用宿营车,不用搬家,转移工地时拉着车就走,节约时间、减少麻烦,避免浪费和误工。老式的传统工棚都是一次性使用,寿命很短,施工队伍搬家就要被废弃,工棚除了部分毛竹、油毛毡可在以后搭工棚加以利用,有的当燃料外,其他材料大多无法回收,很不经济,而且埋伏着火灾隐患。我原来单位鹿寨大修队二分队,就有一位姓崔的原科级干部,因失职造成一片工棚失火焚毁,被撤职当了线路工。职工宿营车这种相对稳定且可以随机流动的宿营方式,理所当然地要取代这种落后的宿营方式。线路大修段跟着铁路走,流动性很大,经常要搬家,职工埋怨,被子都捆烂了,大家期盼能有宿营车,但是铁路运营的车辆很宝贵,不可能大量占用来作宿营车。黎塘第一线路大修段党委书记邱文富,是点子多的精明人,大约是在1975年前后我听他说,他找了铁路局党委书记孙连捷,索要淘汰的货车盖车废物利用改造成宿营车,铁路局真的把部令淘汰的许多车辆拨给他们使用,后来其他线路大修段也如法炮制,大部分装备了宿营车,大大的改善了线路大修职工施工的住宿条件。


        宿营车虽说是淘汰车,只是因为使用年限到了,型号老了,躯壳外观破旧了而已,他的主体和走行部没有太大毛病,经过改造、整修、检验,限制速度和载重,安全上不会有问题,何况宿营车不像营运车,需要昼夜运转,只是十天半月或一两个月拉动一下,发生事故的概率很小。


        为了方便生活、工作、学习、娱乐,宿营列车设置的宿舍车,每辆车设5个房间,两个端头分别设有洗澡间、洗衣间、卫生间,鞋柜和晾衣处,统一配备洗衣机、卧具、电视机等用品,这是主体;还有炊事和餐车,厨房用油和电做饭菜,结束了烧废枕木和煤的历史;此外还挂有水罐车、发电车、材料和设备车、文化车,简直是一个功能齐全的流动小社区。早年宿营车数量不够,农民工只能暂时住工棚,而今“鸟枪换炮了”,民工不仅住进了宿营车,还和职工一样安装了空调。住在宿营车里,不用搬家折腾,职工心情畅快,情绪稳定,有了家的感觉。


        现在的线路大修段作业基本为大型机械作业,原来的两个大修单位合并为工务机械化段,宿营车车型越来越新,设计、改造得越来越合理、适用,原来大修段只花七八万元自行装修改造一辆车,土洋结合凑合着使用,现在却由铁路局统一安排到柳州机车车辆工厂,投入几十万元按规范改造装修一辆车,线路工人得以享用保温、防火、美观、舒适、方便的卧铺车,当年住工棚、背背包的老一辈真的不能比拟,新时代的工人有福气!相信新一辈的同志们懂得,没有老一辈的受苦受累,就不会有今天的“吃香喝辣”。


        我是线路工出身,与原单位线路大修段有天然的联系,有割不断的渊源,与工友们感情甚笃,在双休日、节假日经常“混迹”于工地与宿营车内,连吃带住,成为常来常往的住户之一。有时段领导要安排我到工地附近城镇吃一餐饭,我都婉言谢绝,宁愿与老工友到餐车吃食堂饭,或者买点鱼、肉自己小炒,围坐在一起边吃边喝边聊,其乐融融。尤其是爱好摄影后,大量拍摄了现场生产作业的场景和工棚、宿营车内外生活区的“风景”,让他们的形象见诸报端。现在退休了,得空闲了,翻箱底重新审视当年留下的影像,感觉非常亲切、非常温暖,有了传播、示人的念头。不要怨我怀旧,年青人不会怀旧,咱老了就是老了,怀旧是“老鬼”的天性,是“老鬼”的标准!翻老黄历是唤醒记忆和自我的精神慰藉。

 

2006,百色线路大修中心一队工地宿营车。

1996,融水,二线段二队,传统的工地工棚,那时候竹席工棚与宿营车并存。

1996,融水二线段二队民工工棚。

1996,融水二线段二队炊事工棚。

1995,二线段二队古砦工地宿营车,车辆的外观有破损,但主体部分,尤其是走行部分状态完好。

1999,六甲,二线段二队,宿营车外为防止车辆伤害道设置警示牌。

1996,融水,二线段二队,内务规范的宿营车。

2006,民工也住上了宿营车,图为百色线路大修中心一队民工宿营车内景。

1995,古砦,二线段二队宿营车。

2005,百色,线路大修中心一队,民工宿营车内。

1994,铁二局南昆那厘工地,夏天车底要比车厢内凉快些。

1994,铁二局那厘工地,有的家属也随职工流动在工地。

1999,六甲,二线段二队,宿营车空间有限,劈柴得在车下。

2006,百色,线路大修中心一队宿营车厨房车内。

1996,融水,二线段二队宿营车上的厨房。

2004,南昆线双邓大修中心一队工地。

1996,融水,二线段二队宿营车内小炒加菜。

1995,一线段贵港工地宿营车的文化娱乐车。

1995,古砦,二线段二队宿营车上的发电机,专为宿营车供电,发电机司机为莫有颜。

1995,二线段古砦工地宿营车,电铃和队牌。

2004,南昆线双邓线路大修中心一队,宿营车充电间。

1995,融水,二线段二队,段长陶志成向工班长讲授曲线作业业务技术。

1995,古砦,二线段二队,老工人莫家林学习业务,准备考试。

1995,古砦,二线段二队,青年工人雷明在阅读。

1995,贵港,一线段宿营车下,职工给职工理发。

1996,融水,二线段二队,车底歇凉、聊天。

1996,融水,一线段二队,卫生室医生小何就地取材玩奇石。

2004,线路大修中心来宾工地宿营车房间内,孔令峰、覃安登在看电视。

1996,融水,二线段二队宿营车,职工业余时间娱乐。

2004,双邓—那龙间线路大修中心换轨工地,职工黄铁斌业余时间护理花卉。

1995,二线段二队古砦工地。

2004、双邓—那龙间,线路大修中心换轨工地。

2004,来宾,线路大修中心二队,线路清筛作业。

2017,新村,南宁铁路局工务机械段维修一车间新式宿营车。

2017,南宁铁路局工务机械段维修一车间宿营车内景。

2017,南宁铁路局工务机械段,宿营车房间内景。

2017,南宁铁路局工务机械段的厨房车。

2017,南宁铁路局工务机械段宿营车的洗澡房、洗衣间、卫生间及消防器材。

2017,南宁铁路局工务机械段停放在新村站的宿营列车编挂的油罐车、水罐车。

2017,新村工地的南宁铁路局工务机械段的新型捣固车、整形车、稳定车。


END -


没有记录就没有发生 用图片感动你——纪实摄影

海南省纪实摄影协会期待您的分享与关注!!



编审:方学辉

主编:黄一鸣

责任编辑:苏鸣飞    

 

投稿信箱:   

19987326@qq.com (黄一鸣)    

342397192@qq.com(苏鸣飞)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