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物流运输价格交流组

【廉政反腐】贵州公路巨贪卢万里:我是一个人格分裂的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2002年1月25日,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出示化名为“张唯良”的因私护照,从广东经由香港,千里奔波逃往太平洋岛国斐济。从此日夜不得安宁,白天怕见警察怕听警笛,夜里怕听敲门怕做噩梦。老婆女儿就定居在澳大利亚,可是他不敢跟她们有任何联系。

     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对卢万里的通缉令,仅仅不到三个月,他就落了网。2002年4月16日,经由广东海关被贵州公安押解回国时,卢万里原来的满头黑发已经白掉大半头。

     据查,自称“清正廉洁”的卢万里,从1998年6月到2002年1月贪污受贿,涉案5000多万元,还网罗、培养了一批梯队人物,形成了小有规模的“腐败集团”,多名交通系统干部利用公路建设疯狂敛财,其中贪污受贿少的几百万,多的上千万,涉案金额超过亿元,创下贵州省贪腐案件之最。

典型的“双面人”

     卢万里一边在琢磨怎样捞钱发财,一边又要考虑“怎么干才不会出事”。卢万里很会伪装,单位分给他豪宅,他一口回绝,还坚守在老旧的宅子里。安徽老家的房子更是破旧不堪,土墙已经掉皮——当时没人知道,老家灶台的下面埋藏着108万美元,当然也没人知道他在广州还拥有8套豪宅。

     卢万里喜欢开会,从没有漏掉过一次公路建设招投标会,大会小会都必定出席,必定要讲招投标的纪律。卢万里在大会上豪言壮语:“我不拿你的,不吃你的,当然就不怕你!”

     刚被带回国时,卢万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声称自己“清正廉洁”。直到中央纪委对卢万里实施“双规”,经过办案人员反复教育,他才承认:“随着我贪污受贿数量的增加,我将受到法律严惩的恐惧也在增加。我是一个人格分离的人,我一方面背着人大搞贪污受贿,严重犯罪;另一方面我又在拼命工作,尽量把工作做好,让工作成绩掩盖我的犯罪事实。

金钱交往限定三种人

     卢万里一向严格选择自己的受贿伙伴,首选是不会被领导、单位、检察院注意的人,这种人有事不容易被查到;其次是交往多年的铁哥们儿,生死相关,谁也不好出卖谁;第三种当然是紧跟自己的喽啰走卒,树倒猢狲散,谁敢出卖他?

     政企合一为卢万里腐败集团的滋生提供了温床。卢万里既是省交通厅厅长,又兼任省高速公路开发总公司总经理。贵州省重点公路建设由省高速公路开发总公司组织实施,1998年到2002年,国家为贵州公路建设项目投资280多亿元,批钱花钱全由卢万里一个人说了算。卢万里腐败集团违纪违法、以权谋私,就主要发生在高速公路工程招投标和材料采购等方面。

卢万里收钱很讲原则:

     一:要讲信用,得了别人的好处,就要在工程上给对方回报。答应的事就千方百计要办到,这种钱收了才不会出事。

     二:物色培植收钱对象,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卢万里拥有的赃款,大部分是他长期向团伙内少数几人索贿所得。

     三:收钱必须一对一,不能有第三者在场。

     某建筑公司副经理李治安,是卢万里认识多年,精心挑选的长期合作伙伴。贵毕路议标时,卢万里认为李治安特别讲信誉,完全符合自己选择合作对象的“要件”,所以默许李治安盗用某建工集团的名义顺利中得贵毕路第9标和第16标。而后李治安按约定的3%,先后给卢万里回扣200万元。为了安全起见,其中140万元,由李治安跟卢万里同机飞广州,当面不说话,装着互不认识,下了飞机再将钱交到卢万里手里。整个过程,像极了电影里演的特务接头。此后李治安越发得到卢万里信任,很快又中了凯麻路第4标,李治安遂即按事前约定的2%,将200万元人民币换成美元,分两次送到卢万里家里。

     卢万里敛了不少财,也见识了南方城市的灯红酒绿。每到周末闲来无事,卢万里就会往南方跑,要么广州,要么深圳,一方面是转移受贿得来的赃款;一方面则是享用非法的快活。卢万里去广州、深圳嫖娼,一概由行贿人王东出钱操办。每次接到卢厅长电话,王东都要为他物色高档妓女,亲自送到其下榻的总统套房,有时他还要特别关照她们:你就说你是电影学院、戏剧学院的大学生,好让卢万里得到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满足。经过这些事情,王东终于变成卢万里忠心耿耿的走卒,就连最后卢万里出逃斐济,也都由王东策划操办一陪到底。

      卢万里精心挑选培植行贿伙伴,然后长期合作。不仅如此,卢万里还在交通系统内部培养扶植亲信,拉帮结伙,终于形成既得利益集团和腐败网络。贵州交通工程有限公司经理杨明,还有当年37岁的交通厅副厅长、桥梁公司总经理张有德都是卢万里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

自办公司大肥自家人

     《招标投标法》要从2000年1月1日起实施,卢万里眼看着权钱交易的空间越来越小,不得不另找财路。

     1999年底,由卢万里运作,外商谢某出资购买了交通厅所属的一家公司,但公司实际上由卢万里和其子卢斌控制。公司利用卢万里的影响先后投中和分包多个工程。卢家父子从该公司提走部分“好处费”“中介费”等合计400余万元。

     查办卢万里案,又引出了他的女婿邵俊。

     1999年4月,卢万里率团前往新疆新神集团考察公路设施,而后卢万里主持办公会议,决定贵新、贵毕公路一级路段防护栏所用圆柱基础,由新疆新神集团供货。

     6月18日,卢万里安排新上任的交通工程公司总经理杜连中,与广东申达公路工程有限公司邵俊,签订了1.2亿元的全套安全防撞设施合同。合同是由邵俊单方面事先拟订好的,杜连中只需签字,邵俊还要求将签字时间提前到5月18日。

      既然办公会上确定的供货商是新疆新神集团,为什么却要跟广东申达公司签订合同?而且,已经到货的12.6万套防撞护栏迫紧器,却是由南京发货,根本与新疆无关。更令人意外的是,办案人员发现卢万里大加称赞的高科技迫紧器,只不过是南京乡镇企业生产的铸铁产品,对方结算的货款为550万元,贵州高速路开发公司已支付货款6299.99万元,两者相差5749.99万元。显然那个邵俊清楚内幕,必须尽快抓捕他。

     找到邵俊破费了一番周折。办案人员奔赴广州,通过工商登记寻找到申达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只有牌子没有人。根据邵俊身份证查到的住址:广东省清新县下和镇商业街2430号,也只是当年邵俊农转非时,当地派出所随意填写的。费尽周折查到邵俊的妻子卢苇,其身份号码显示,她居然是卢万里的女儿。

      邵俊与卢苇的住址是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253号1604房,办案人员守候多日才查明,房子根本无人居住。查看广州出入境记录,原来邵俊、卢苇已于2001年8月4日出境,8月6日邵俊又单身入境。8月21日邵俊通关白云机场出境时被边防抓获。

      听说邵俊落网,卢万里四处活动,提供伪证说邵俊根本不是他女婿,只是跟他女儿同居,在省纪委领导面前哭诉哀求保释邵俊。眼见得邵俊保释不成,卢万里只好横下一条心,由王东陪伴于2002年1月25日从广东出境,出逃国外。

涉及众多官员

     1999年12月,贵州省纪委调查组查封了贵州省交通工程公司、省高速广告公司的财务账本及相关凭证,时任贵州省高速广告公司经理的杨明闻讯后立即潜逃。

      经查实,杨明之所以负罪潜逃,是因为在 1995 年和 1998 年贵新公路的防撞护栏波形梁的采购中,在上海先后注册公司居间购销,赚取价差数千万元。倘若此事败露,不但杨明将被判重刑,还会牵连出卢万里等一批腐败分子,卢万里等只得安排杨明出逃。一方面规避调查,一方面找相关的人订立攻守同盟,注销公司,毁掉账册,让重要知情人避风藏匿起来。

      案发后,侦查机关共查获卢万里现金、存款、房屋等财产折合人民币共计5536.9万元。除卢万里收受的贿赂款、物折合人民币2559万元和能说明合法来源并经查证属实的财产共计人民币326.9万元外,卢万里对价值人民币2651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2004年4月30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卢万里犯受贿罪、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犯偷越国(边)境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卢万里不服,提出上诉。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12月16日对卢万里执行死刑。

      卢万里案件在贵州省交通系统产生恶劣扩张效应的同时,还直接影响并带坏了一批厅、处级领导干部。至少有2名厅级干部,7名处级干部被追究了刑事责任。

      交通厅副厅长、桥梁公司总经理张有德,主持贵州省众多大型工程和高难度工程,荣获许多奖项,为贵州公路建设做出过杰出贡献。他主持修建的丫髻沙特大桥梁横跨珠江,已经成为广州标志性的建筑。可惜这位桥梁专家,就在卢万里从境外被递解回国第三天,接受纪委的双规审查。2003年11月14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并罚,判处张有德有期徒刑16年零6个月。

      当年41岁的杨明,原贵州省桥梁工程公司交通工程处处长、贵州省交通工程有限公司经理、贵州高速广告公司经理,1999年先后两次行贿卢万里人民币250万元,取得公路工程的材料采购权,骗取国家公路建设资金1500多万元,于2006年2月28日被贵阳市中级法院一审以贪污罪、行贿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死刑。

      贵州省交通系统有众多国企老总相继被立案查处:廖勇,原贵州省公路工程总公司总经理,涉嫌收受贿赂705万元、美元2万,涉嫌贪污20万元,开除党籍,判处无期徒刑;甘鸿,原贵州省桥梁公司总经理,涉嫌收受贿赂154万元,涉嫌侵占公款806万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60万元;何开智,原贵州省路桥工程公司总经理,涉嫌侵占公款143万元,涉嫌贪污受贿154万元、6万美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 15 年,剥夺政治权利 5 年,没收财产人民币30万元;杜连中,原贵州省交通工程公司总经理,受贿252万元,贪污20万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来源:今日头条


举报 | 1楼 回复